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历史 > 前女友是女皇 > 第9章 猥琐军师
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
换源:

前女友是女皇 第9章 猥琐军师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贤侄的意思是……”薜庆阳捋着颌下长须,笑眯眯问道。

都说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,他的不是祸,而是福,白花花的银子,大把大把的从天上砸下来。

这种好事搁谁身上都笑疯了,他现在就强忍着没有放声狂笑,这感觉,太特模的难受,太痛苦了。

不过,该装的还得装,谁又会嫌钱多咬手呢?

皇上拿三成,天经地义,你既然叫我大伯,我这个大伯自然不会拂了你的好意,怎么也得拿个二成吧?

“大伯,你不知道,制作雪糖的工序不仅繁琐,而且成本不小,甘蔗又受田地、季节、产量等诸多限制,难啊……”

荆秀声情并茂的给薜老侯爷讲述雪糖的制作过程,倒不如说是在诉苦,让人一度产错觉,如果不是为了混饭吃,他都不想弄雪糖这玩意。

“贤侄辛苦了。”薜庆阳时不时的安慰几句,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,在官场打拼爬滚三十几年,任谁都能修炼出千年道行的老狐狸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这个侄儿似乎也不简单呐。

“大伯,一间铺面,二万两现银,小侄只能给您一成的干股……”

荆秀咬着牙,一副很肉痛却又无奈的复杂表情,这些老家伙一个个都是已经修炼成精的千年老狐狸,跟他们打交道,实在太难了。

“嗯?”薜庆阳目光一凝,眉头微,皱,似乎想到了什么,老脸一变,咧着大嘴,笑眯眯的望向郦平。

“薜侯爷……”郦平挤出一抹饱含无奈的苦笑,从怀里掏出一折叠了几层的纸,小心翼翼的递给薜庆阳。

薜庆阳接过,打开一看,面露苦色。

那是郦家和秀公子签定的合约,郦家占股一成,条件是支付一万现银和一家铺面,签字画押的是郦皇后,还有大秦帝国皇后的凤印。

他以为郦家怎么也要占二成,谁知竟然只占一成,而且还支付一万现银和一家铺面作为入股的费用。

郦皇后都这样了,他哪敢多占,一成是必须的,一家铺面也得给,现银一万二千吧,怎么也得比郦皇后多付点才行。

这小子给郦皇后灌了什么迷汤,让郦皇后如此护着他?

薜庆阳有点纳闷,但都这样了,他也只能认了。

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了,起草合约,双方签字画押,各执一份留存,然后是主人盛情挽留,荆秀和郦平推说还有别的事要办,宛言谢绝。

接下来,荆秀在郦平的引领下,去拜访军方的另一个大佬,统掌四门五万城卫军的忠勇侯雷桐雷老侯爷。

雷老侯爷同样长得五大三粗,强壮威猛,但行事风格却和薜老侯爷不一样,不用荆秀浪费口水,双方就愉快的签下了和薜老侯爷一样价格的合约。

最难搞的事情都搞定后,荆秀松了一大口气,谢绝了雷老侯爷的盛情挽留,怀揣二万四千两银票的重金离去。

创业初期,各种艰难,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呢,人都忙得焦头烂额,暂时没有时间享受。

“多谢平先生。”出了忠勇侯府,荆秀抱拳,真诚的向郦平表谢意。

他可是看出来了,没有经过任何排练,甚至都没有多少交流,郦平却很默契的配合他忽悠两位老侯爷,这眼色,这本事,绝对是军师型的牛人。

他一度生出招揽之心,但想想还是放弃了,郦平不仅是郦家人,还是郦皇后布在宫外,承担宫内宫外联系的重要心腹,他实在不好意思挖郦皇后的墙角。

“秀公子客气了。”郦平客气回礼,他清楚荆秀在郦皇后心中的份量,无论荆秀什么身份,他只要保持足够的尊重就行。

“平先生,不知你有没有可推荐的人才?”

两人边走边聊,荆秀大倒苦水,创业初期,万事开头难,他啥都缺,而且他即将步入官场,官场的水太深,他需要一个能够帮他出谋划策,拾遗补漏的牛笔幕僚。

“我想想,嗯,确实有一个老朋友,就是脾气有点……古怪……天赋异禀……”郦平想了一下才吞吞吐吐道,表情神态有点异样。

他那个朋友姓吴名帅,急智擅谋,在相交多年的几个朋友里边有“鬼才”之赞誉,只是人长得太捉急,空有一身本身,却无施展的舞台。

吴帅即便心高气傲,却因家道中落,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,为养家糊口,在西街摆摊,给人测字算卦、代写家书状纸什么,日子过得很艰苦。

“多谢平先生。”荆秀对郦平真诚的抱拳道谢,心里却替他宛惜。

这老哥们是军师型的人才,但郦皇后却把他放在这种地方,可惜了。

“秀公子客气了,平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郦平拱手回礼,带着保镖离去。

“走,去西街。”荆秀对跟在身后的巴三虎说道。

这个大块头猛是猛,但因性格等原因,适合当保镖或冲锋陷阵的猛将,反倒是燕小六,培养好了,有可能成为独挡一面的人才。

要打听吴帅的摊位很容易,随便找街边一个小叫花子,花十几文铜钱就知道,如果再给多十来文,估计人家直接带你过去。

荆秀找到了吴帅的摊子,摆摊的东西都在,但人不在,一打听,才知道吴帅家里出了事,连摊都来不及收就急匆匆赶回去了。

荆秀不知道吴帅的家在哪里,但他出三十文钱,马上有在附近玩耍的孩童抢着带路。

还没到吴帅的家,远远就看到喧嚣声,四周还有不少围观的百姓,不用看都知道真的出事了。

荆秀一打听,才知道吴帅前阵跟某钱庄借了五两银子,已经逾期好几个月了,钱庄派人来催收几次,吴帅都还不起钱。

今天钱庄来拉人,想用吴帅十二岁的女儿吴月抵债,吴家自是不肯,拼命阻拦哀求,双方闹将起来。

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虽说围观的街坊邻居不少,但都知道吴家不占理,即便同情也不敢管,真要闹到官府去,铁定是要坐牢的。

我去,看来连老天爷都在帮哥呐。

荆秀暗乐,吴家正遭大难之际,他这时候仗义出手,抱打不平,这雪中送炭,一定让吴家人感动得一塌糊涂,嘿嘿。

“爹,娘,救命啊……”

吴帅十二岁的女儿被一个彪形大汉抓住,只能无助的挣扎,尖叫呼救。

“许三爷,您行行好,再宽限几日,我一定还钱,求您了……”

吴帅跪在地上,死死的抱住许三爷的大腿哭嚎哀求,男儿膝下有千金,上跪天地,下跪君王父母,不到绝望一刻,谁会屈辱下跪?

也是在这一刻,他幡然醒悟,傲骨什么的都是浮云,唯强权才是真理。

“撒手!”许三爷恶狠狠的威胁吴帅松手,再不撒手,老子告官,让你坐牢,你女儿,你媳妇照样得拉去抵债。

“住手。”。

荆秀看到许三爷身边的一个彪形大汉眼现凶光,极有可能出手,担心吴帅被打坏了,连忙站出来喝止。

说老实,看到吴帅的长相,他终于阴白了郦平所说的天赋异禀是什么意思。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