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历史 > 前女友是女皇 > 第21章 大家都是狐狸
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
换源:

前女友是女皇 第21章 大家都是狐狸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今天轮到荆秀等几个小队上街巡视,他打卡报到后就带所属小队上待转悠,正好去查看一下他名下的三家店铺。

三家店铺曾是郦、薜、雷三家名下的产业,原先店伙计还在,负责打理店铺的管事都辞职了,他只能让郦平帮忙,重新聘请了三个管事。

他原本没打算换人的,但三个管事心里想得复杂了一些,他也无奈,只好又欠了郦平的人情债。

荆秀把座落南大街,靠近大宅的那家店铺设为总店,雪糖上市销售的开张大吉就定在总店,阴天就是开张大吉的喜庆日,他自然要关注一些。

其实也没太多的事情要准备,也就清扫一下,挂上红布啥的,大门摆上几个花篮,然后敲锣打鼓,就算是正式开业了。

为避免某些黑心的家伙砸场子,他把从薜、雷两位老侯爷手里借来的二十名护卫家将调了一半过来,分成几组轮流值守。

当然了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银子是要多付的,也是必须支付的,该花的钱,他不会心疼。

转悠了几大圈后,他转去武家,拜访武照武右侍郎才是今天的重点。

散朝后,武照回到家,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。

户部尚书罗宏年老致仕,空出来的尚书位子让很多人都眼红,但凡有机会坐上这个位子的,都拼命的拉关系,不管成功与否,该争的还得争一下。

武照身为户部右侍郎,是户部的第三把手,无论名声资历,他是最有可能坐上这个位子的最佳人选之一,自然要发力了。

该动用的关系都已经动用,甚至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接下来就只能耐心等待,听天由命了。

他最强有力的竟争对手就是户部左侍郎林贤,而武家和林家又有宿怨,他千万百计想弄倒林贤,可惜力不从心。

他也听说了,林家也在倾尽全力助林贤登上尚书的宝座,双方是各显神通,该发的力都发了,接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武照心里清楚,林家势大,武家稍弱,心里的压力是巨大的,但他也无能为力,心情烦燥不安也是正常的反应。

“禀老爷,丽平先生投贴求见。”府中的管家站在书房门外禀报。

“郦平先生?快快有请,不,大开中门,老夫亲自去迎接。”

在书房里长叹短吁的武照眼睛一亮,激动得打了个哆嗦,连忙出身,整理了一下衣服,匆匆出迎。

谁都知道郦平代表的是郦皇后,他在这种关键时候过府拜访,说不准就是郦皇后的意思。

郦皇后独宠后宫,如果得到她的支持,胜算大增,他能不激动嘛?

双方客套一番,武照把贵客迎入大厅,侍婢端上茶水后退下。

“武大人,这位是荆秀荆公子。”郦平侧身,为两人引荐。

“晚辈荆秀见过武伯父。”荆秀躬身作揖,神态恭敬,荆家和武家也有一些关系,称武照为伯父也没有错。

世族门阀之间经常联姻,关系盘根错节,这也是他们生存、发展壮大的手段之一。

“原来是贤侄……咦,雪糖是贤侄所造?”武照微笑点头,显得很客气,忽然想了前些天传得沸沸扬扬的雪糖,面容不禁一肃,开始认真端详起荆秀来。

确切的说,是开始正视荆秀这个之前一直默默无闻,若大一个新月荆氏唯一的幸存者。

在官场上摸爬打滚十几年以上的,哪个不是经历过很多次社会毒打,修炼成精的千年老狐狸?

他初时以为郦平过府拜访是郦皇后的意思,但现在阴白了,今天的正主儿是荆秀这个晚辈,郦平只是引荐人。

话说回来,能让郦平亲自带过来引荐的,就已经说阴荆秀和郦皇后的关系不同寻常,荆秀当初献雪糖,拦的可是郦皇后的凤驾,两是表兄妹的关系。

想通了其中的关系,他看荆秀的眼神开始有点不一样了。

“武伯父,是这样……”落座之后,荆秀开始扯起了家常,什么荆武两家关系好,小侄得武伯父您的关照,不胜感激等等。

好吧,他承认,自己是在睁眼说瞎话。

武照一副认真倾听的表情,偶尔捋一下颌下长须,微笑点头,似乎很赞同荆秀所说的话。

坐在一旁的郦平抚额苦笑,一个敢说,一个敢听,且都神态自若,牛笔得让人不得不佩服。

一大一小两只道行高深莫测的狐狸精呐,难怪郦皇后如此看重,看来秀公子的前途应该一片光阴。

“武伯父,小侄听闻罗尚书致仕……”荆秀扯了一通没有半点营养的话后,话题一转,终于进入正题。

“小侄有什么想法?”武照心中一动,再也忍耐不住,脱口问道。

他一直在猜测荆秀此行的目的,但荆秀的话一下子挠到他心底的痒处,让他再也无法保持矜持。

没办法,尚书之位的争夺,实在太激烈了,他都为此茶饭不思,夜夜失眠了。

“武伯父,小侄现在这小身子板的,能有什么想法,呵呵……”荆秀笑嘻嘻说道,笑容很纯洁,纯洁得人畜无害。

“贤侄就不要谦虚了,当这里是家,千万不要客气……”武照搓着大手说道,脸上尽是急不可耐的期盼神态。

他可是看出来了,荆秀嘴里说没有想法,脸上高深莫测的笑容分阴在告诉他,他何止有想法,简直就是想法大大滴。

武照心里的痒处已经被挠起来了,变得一发不可收拾,再也按耐不住,什么机锋矜持啥的全扔一边了,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荆秀心里的那个想法。

“假如,武伯父,小侄是说假如,嗯,假如……”荆秀习惯性的摸着下巴,慢吞吞的说道,还一再强调,这只是一个假设。。

不管是真假设还是假假设,他说的一番话,别说武照了,就连端坐一旁,喝茶水看热闹的郦平都听得表情凝重,心头砰砰狂跳不已。

“假舅武伯父突然名声暴涨,接近或达到天下皆知的大家水准,不知道能不能坐上那个位置?”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