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历史 > 前女友是女皇 > 第7章 郦后要官
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
换源:

前女友是女皇 第7章 郦后要官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皇宫,养心殿。

“臣妾见过皇上。”郦皇后曲身福礼,她一身紫色宫装,摇曳多姿,雍容华贵。

“珠儿,回来了。”正坐在龙案前批阅奏折的大秦皇帝商政扔掉手中的朱笔,起身拉着丽皇后的纤手高兴道。

垂手侍立一旁的内侍监掌印大总管福大贵叹气,他知道皇上为何如此高兴,甚至知道郦皇后为何得宠,艳压后宫三千佳丽,荣登皇后凤座的原因。

这一切的原因,源于皇上的懒惰,确切的说,根源在于皇上的性格。

福大贵服侍皇上至今已有三十几年,放眼天下,没人能比他更了解皇上的性格爱好了。

皇上算不上是圣明之君,但也不是昏君,挺多算是胸无大志,能力平庸的普通君王。

郦皇后的姿容虽然倾城倾国,但还不至于美绝天下,独一无二,之所以能独宠后宫,源于她的性格与天赋能力。

皇上有时候很懒,看着堆积如山的奏折,脑瓜子就发疼,试着忽悠几个宠妃帮他批阅奏折,唯一能够帮他把事情做好,而且让他满意的仅郦皇后一人。

虽然郦皇后帮皇上批阅奏折,极大的减轻了皇上的脑瓜子疼痛病,甚至有一些重要的国事,皇上还听取郦皇后的意见,但只凭这些还不足以让皇上册封皇后,独宠后宫。

郦皇后虽然得宠,帮着皇上批阅奏折,但却没有干政,更没有为娘家谋取任何权力利益,这是最让皇上满意的。

另外几个宠妃也曾有和郦皇后一较高下的实力,但她们都在不知不觉中触犯了皇上心底的红线,最终不是失宠就是被打入冷宫。

郦皇后才省亲三天,皇上的脑瓜子又发疼了,以至于龙案上积压了一大堆奏折,郦皇后回来了,有她帮忙批阅奏折,皇上能不高兴嘛?

“皇上,臣妾给您带回一样好东西。”郦皇后柔声说道。

贴身侍婢小玉本就抱着一个锦盒站在一旁,听到这话,马上双手捧上,郦皇后伸手打开盒盖,露出里边的东西。

“珠儿,这是什么?”秦皇商政看着锦盒里盛放的白天色晶状小颗粒,好奇询问。

“皇上,这是糖,白色的晶糖,清香甘甜。”郦皇后轻声解释。

侍立一旁的福大贵嘴唇动了动,最终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按规定,任何食物都必须经过检测,即让小太监先试吃,确认无毒后才能呈给皇上吃,但皇上动作太快了,他都来不及阻止,这是他的失职。

不过话说回来,他相信郦皇后只要脑子不进水,肯定不会害死皇上,相反还会拼命的保护皇上,因为没了皇上,她这个皇后啥都不是,搞不好还可能被登基的新皇干掉。

太子商鸣谋反身死,三王子商寅和四王子商武可都是虎视耽耽盯着储君之位。

“嗯,甘甜清香,何人所制?”秦皇商政好奇问道。

白糖很好,他喜欢,心里已经决定下旨把白糖作为贡品进贡皇家,只是有点纠结进贡的数量而已。

“皇上,是臣妾的表弟荆秀,他为感谢皇上的恩德……”郦皇后轻声解释,还拉着秦皇商政的手臂轻轻摇晃,带有几分可爱的撒娇味道。

她没有忽悠秦皇商政,郦家和荆家确有姻亲关系,她和荆秀是表兄妹的关系,不过荆家支持太子起兵谋反,被满门抄斩,曾经权倾朝野的新月荆家瞬间倒塌完蛋。

荆秀是荆家三房嫡子,老爹荆文死后,被其他几房联手欺负,被逼分家,没落得荆家人都不认了,世人也没把荆秀和风光显赫的新月荆氏联系到一块。

但朝堂的大佬争权夺势,心不是一般的黑,他们秉承的是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的原则,荆秀再是没落,怎么说也是带有荆氏的血统,所以倒霉悲催的被牵连了。

“皇上,荆秀献糖有功,最起码给个军职什么的封赏吧?”

求人办事什么的,一般都说得客气委婉,但郦皇后却反其道而行,红果果的提出要求,似乎一点都不考虑秦皇商政的感受。

“那珠儿以为,该给他什么官职呢?”秦皇商政揽着她柔若无骨的腰肢,笑呵呵问道。

这事要搁别的妃子身上,别说打入冷宫了,可能直接赏赐一杯见血封喉的毒酒,又或一条悬梁的白绫,但换成是郦皇后,他却开心,甚至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觉。

郦妃得宠到封后,却从未为娘家谋取半点利益,搞得娘家人都有怨言,让他个当女婿的皇帝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寻思着该给郦家多少利益才合适。

现在郦皇后总算提出来了,而且当着他的面光明正大的提出来,没有半点隐晦含蓄,这种直白简单的交流方式省事省脑,他喜欢。

当然了,他的询问,也有考验的意思,他想看看郦皇后的野心到底有多大?

“在羽林卫或黑衣卫给他安排一个什长的军职呗,嗯,再封个云骑尉,应该也可以了吧?”郦皇后说道,语气神态都显得平淡自然随意,甚至有点应付了事的感觉。

特别是后面那一句,象是询问秦皇商政,又象是自言自语,也可能是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后才补充的。

“……”端杯喝茶的秦皇商政差点被茶水呛住,他再平庸,智商还是在线的,白糖的商业价值,他心里是清楚的,所以荆秀献糖是大功一件。

再者,表兄妹虽然不算很亲,但好歹也是亲戚,珠儿你这个堂堂的大秦国皇后,给自己立大功的表哥封一个什长的武职,云骑尉是虚爵,不显寒酸嘛?

嗯,你好意思,朕都不好意思呐。

“就黑衣卫校尉吧。”秦皇商政一语定乾坤,官职提了一级,爵位不变,仍是云骑尉。

羽林卫和黑衣卫都是天子亲军,只是职能不同而已,羽林卫负责守卫皇宫,保护他和皇族的安全。

黑衣卫是专门对内的特务机构,是他的鹰犬,如同大明帝国的锦衣卫,只不过权力没有锦衣卫的大而已。

秦皇商政明白郦皇后的意思,让荆秀入职天子亲军,是对他的一种保护。

曾经显赫一时的荆氏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,荆秀是荆氏仅存的一棵独苗,若不好好保护,必被荆氏以前的敌人弄死。。

“臣妾代表哥谢过皇上。”

两人聊了一会,秦王商政暗示了好几回,郦皇后都没有反应,不禁怔道:“珠儿还有事?”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